2017年的最后的这几天在家重读了小波的《黄金时代》和三毛《撒哈拉的故事》。爸妈都并非那爱读书之人,幼时自己家里没有几本书, 没读过什么书,对书也没得什么兴趣。记得初高中那必背古诗词也是背不过,被罚抄是时常的事。高中时玩儿的最好的几个朋友多是那爱读书之人,有段时间景衢兄总抱着本唐诗宋词,九九也是把那三国演义倒背如流,二哥也把那《周易》带来学校研究,然而自己并没有为之所动,甚至连语文书都不愿意去翻它一翻。高二生日那天,收到了一份生日礼物,是本书, 三毛的《送你一匹马》。在这之前我一度以为现代青年已经没有人会把书作为礼物赠送了,然而很遗憾的是我翻开读它的时候已是大学了。说来也怪,到了大学,没了语文课,远离了中文环境,竟养成了读诗读书的习惯。前前后后小一年时间翻完了《诗经》,唐诗三百,宋词三百,后来转战到现代诗,舒婷、海子、北岛 …… 读到精彩之处总忍不住拍案叫绝。大学这四年,习学的不多,书倒是读了不少,从最开始的鸡汤书,到最后除了鸡汤什么都读点。本以为读的书多了跟其他人的共同话题也就能多了,后来才知道大家都一样,现代年轻人的生活,已经不那么流行读书了… 看跨年晚会听到了这首歌,很喜欢歌词,没忍住就写了这么一大段废话。最后给各位理工科小伙伴们推荐本书吧,吴军的《数学之美》。惭愧的是,自己读了很久还没读完,就作为2018年的新年礼物送给自己吧 …… 这回真的要跟2017告别了,朋友们新年快乐^^

又是一年年末了,直到最后一天一篇长总结都没有写过的一年。为了不被忘记,也为了留给以后的自己笑今天的自己,特写此文,以留住重要的记忆。

一月份小打小闹的谈了一场为期并不长的恋爱,很多细节已经记不清了,妹子长的很甜,家庭条件也不错,很能尊重理解照顾体贴别人,妹子说等我回国一起去一趟长白山,有白头偕老之意。可惜没多久,最初的那种冲动劲过去后,最后自己还是提出了分手。谁都没有错,也不是不喜欢了,而是不敢了。那段时间我一直在问自己一个问题,我能给她未来么,这个未来会是什么样子的?最后的答案很明确,还不能。在很多关于我们的人生重要的规划上,我并不愿意做出调整,那些事上如果意见不同,全由她来牺牲,我觉得对她很不公平。当自己的脑回路从感性调整回理性,长痛不如短痛,还是提了分手。那段时间我们都难受了好一阵子,但同样像我当初想的那样,这样短时间的事,只会酿成一个遗憾,并不会成伤留疤。一年过去了,想在想起来自己当时挺怂也挺王八蛋的呵呵呵。但是把话转到另一个层面上,这大概是自己恋爱观形成中的重要一课,也是自己婚姻观形成中的第一课,它帮我画出了我未来想要结婚的人的一个立体的模糊的轮廓。

二月份无意间得知老爸在16年年底从BJ买了房子。他说他松了口气,觉得有了这套房我找媳妇这事儿就稳了,然而我并不觉得这两者之间有什么必然的联系,如果爱情是完全建立在这之上,我可以给她介绍很多在BJ有很多套房子的人,何苦找我呢。不过对我来说这毕竟是件喜事,每年路过BJ的时候再也不需要一家人挤在一间五十平米的出租屋里了,有了房子,就安了家了。然而有趣的是,这也是我们这个三口之家的一个自己的“家”,回到济南还是要借住在姥姥60平米的老房子里,也是我住了小20年的老旧房子。

三月份想不起发生了什么大事了,如果一定说有,大概我在这个月申请到了去德国的交换并且制定了一份周密的欧洲旅行计划?

四月份是大三结束的一个月,期末复习,一如既往的抑郁期。月底出成绩,收获了大学三年来最好的分数。

五月份回国,圆了自己16年留下的一个遗憾。16年暑假旅行到威海的时候被深深地吸引了,飘在海上的那种落寞感历历在目,如果姥姥跟我一起来了就好了。当时就决定返回加拿大前一定要带姥姥再去一次威海,然而最后因为姥姥身体原因这事儿没能成。17年暑假一会去就先要把这事儿圆了,带她去了蓬莱、威海,一起看了海上日出日落,好心阿姨还给我们拍了一组艺术照,这梦圆了。

六月份去了厦门、深圳、香港、澳门、广州、桂林、贵阳、安顺黄果树,第一次写明信片,除了留了名想要明信片的小伙伴,还给爸妈姥姥和自己写了一张,最后还真的都收到了,珍藏了起来。除了这个第一次,在桂林还经历了第一次被人叫鸡,住在青旅,六个陌生人,那位小姐甚至以为我们要7P,现在想起来还觉得很搞笑。哦对了,维多利亚港的夜晚美极了。

七月份去了欧洲,希腊→保加利亚→罗马尼亚→匈牙利→斯洛伐克→奥地利→斯洛文尼亚→意大利→梵蒂冈→法国→摩纳哥→西班牙→葡萄牙→德国→荷兰→波兰→卢森堡→丹麦→捷克→立陶宛→拉脱维亚→爱沙尼亚→芬兰,加上转机路过的乌克兰和俄罗斯,真是去了不少地方。期间一直有写游记,在这里就不复述了。引用一句当时的总结吧,西藏之行让是我人生观的第一次重塑,或多或少明白了自己为什么而活;那欧洲之行就是自己人生观第二次重塑,我看到了生命的无限可能。在德国的一个半月没有太多想说的,感恩大M的两个中国小伙伴,以及奇奇怪怪的大M的美国队友们。噢对了,这次旅行的世纪路线,跟我三月份制定的那份行程单,没有任何变化,说来还是挺骄傲的。

八月份依旧是意外的知道了家里在忙装修,又过了几个礼拜才知道自己在济南也有家了。人生如戏,造化弄人。

九月份大四了,新学期。读研的事似乎是从我出生的那刻就定下的,知识学历改变命运的想法在父辈那里根深蒂固。问题是去哪读?中国是回不去了,前前后后考虑了加拿大、德国、荷兰、英国、澳大利亚、新西兰,经过多方面权衡比较,定下了英国。

十月份申请,陆陆续续收了一些录取信

十一月定下了学校,专业相当不错,机器视觉,属于当前最火的人工智能下的一个应用领域,那一刻起自己对未来的焦虑也着实小了很多。

十二月期末考,成绩还算满意,回国给姥姥祝寿,老人家80岁了。利用年前这段时间见了见老同学,与此同时完成了自己婚姻观的第二课。我跟好基友说我想结婚了哈哈,是玩笑也不是吧,但是有一点变化是:我把预计的结婚年龄从30岁左右调整到了26岁左右,提前了四年。

2017,人生中目前为止最重要的一年,变化最大的一年。不论是物质还是精神,隐隐约约的觉得慢慢的都开始充实起来了,一切都在变得越来越好,感恩父母提供的一切。区宗昨天跟我说我们离优秀还差的远呢,可能他感觉到了我的膨胀吧,有这种时长泼自己冷水的基友,也是人生一大乐趣了。

最后祝2018更好,祝所有人都好。

提前祝大家新年快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