五年前我还在“嘲笑”她只考到了青岛大学
五年后她拿着 北大医学院 的录取通知翻盘了
相同的例子还有山科与北邮等等了
苦心人天不负,昔日同窗拿到这份荣誉特别为他们开心
人生中很多事其实过去就过去了
但对于八年前的那张志愿填报表
第一志愿没有(没能)写 省实验中学 这件事
到现在每次想起来 依旧只有满满的痛恨
不能原谅,无法释怀。。

发表评论

电子邮件地址不会被公开。